欧美av

  •   首页 » 生活都市 » 濡蜜之屋

      濡蜜之屋

      Contents

        第一章 喜悦

        因为下雨的关係,白天与夜晚的风,竟是如此地静悄悄地。周围的喧哗早被蓝色的天空所隐蔽,只有轻凉的风,吹在窗子上。

        秋叶一也将疲惫的身躯靠在墙壁上,听到那几乎已听不见的火车渐行渐远的声音,但耳边突然传来…「喂,已经很晚了。」

        是女人的声音。

        「那不是正好,你再过来一下。」

        「不行啦!我们再喝一杯吧!」

        「再喝下去,恐怕非醉倒不可了。喂…这个已经变硬了。」「讨厌!不要!」

        隔壁传来男女嬉戏的声音,一也好像看见似的。

        锵!

        好像什幺破了的声音。

        「啊…受不了…如果能停下来的话…」

        女人恨恨地说道,随即一切都恢复了平静,然后传来激烈的喘息声。

        「啊!」

        一也离开了墙壁。

        男女打情骂俏的情形,他听得一清二楚,只是今天他实在太累了,因为他刚换了二班火车,才回到这间破烂的家来。

        狭窄的三平方公尺的房间,他坐在小茶几前面,一也从怀中拿出香菸抽了起来。

        今夜住在隔壁的玉枝的老公又来了。

        一也在同学田岛的帮忙下,才在一个月前搬到这个大川庄来的,每隔不到三天,隔壁就会传来女人娇滴滴的声音来。

        大川庄的前面临着多摩川这条乾净的河流,而背后则是武藏野的杂林的高级住宅区,周围全是依山而建的高级住宅,大川庄显得相当孤立。

        但是这虽是出租公寓,但是刚建好没多久,所以厕所、洗澡间是每个房间都有,所以设备算是相当现代化,不久,收音机流 出醉人的音乐来。

        因为接近都市中心,可由窗子欣赏外面的美景,环境相当不错,二楼的六个房间,除了他以外,全是住着一些单身女人。五个女人当中,有四个都是干特殊行业的,从她们的水準与仍穿豪华内衣裤看来,就能一目了然。

        咖啡厅的女侍,或是舞厅的舞女,或是小酒吧的老闆娘,每天晚上夜归时,都有男人送她们回来。

        有的男人送到门口就回去的,但也有进入房中作交易的,甚至于过夜的。
      005554yfkmuzlivz2afarr.jpg
        因此,每晚都有女人在演出爱慾狂想曲,对于年轻的一也而言,是一个令人烦恼的刺激。

        他每天几乎都无法入睡,搬来才一个月,但是他人已消瘦,眼睛深陷,看起来真的是一脸可怜相。

        今天一定又有一场肉之飨宴了。

        「今夜又要开始了。」

        他抱着自己的头。但是,他愈不想听,但人类的听觉很奇妙,反而听得愈清楚。

        「已经受不了了,我实在惭愧,隔壁的也许全都听见了呢?」「隔壁的人可能还没有回来吧!」

        「可是我刚才有听到脚步声…嗯…快点走吧…隔壁的只有一个人而已。」「哼!可以常过来对不对?」

        「什幺话…嘻嘻,嫉妒了?啊!真的该走了…」「怎幺真的不愿意?」

        「以后我们再慢慢玩好了。」

        听到玉枝和他先生撒娇的情形,一也再也受不了了,他偷偷地打开房门,溜了出去。

        住在隔壁的玉枝是药品商人原田千助的姨太太,他们正在喝着威士忌。

        「玉枝,怎幺啦?是不是醉了?」

        千助把玉枝那肥肥嫩嫩的臀部抱到自己的膝盖上,偷看她脸上的表情。玉枝看来已经醉得很厉害了,脸颊已经染为桃红色了,她用露出圆圆的手臂抱住千助的背部。

        「嗯!亲爱的,嘴巴移过来。」

        玉枝将双唇移向男人。

        「只有嘴吗?」

        男人顺势抱着女人的颈项。「呜呜呜!」将那热烈的威士忌灌入她的口中,而玉枝也将酒全吞了进去。

        愈醉,二人玩的游戏愈来愈露骨。

        「玉枝,今晚我们改变方式吧!我当妇产科医生,你充当可爱的病人,先横躺好。」「哇啊!不得了,医生…没事吧?医生,嗯…这种称呼不错。」玉枝躺在二个相併在一起的椅垫上。

        「啊!对对!把脚再张开一点。」

        「你可别乱来哦!」

        「不会的,嗯!你已经不是处女了。」

        「啊!对不起…嘻嘻…讨厌的医生,我当然不是罗……现在谁也不是处女了。」「这个我可不知道。」

        「嗯!好可惜。来,打声招呼,我是以前和你发生过关係的男人。」「嗯!是吗?」

        「我有自信,为什幺?」

        「你的那个方法,太棒了。」

        「啊!讨厌!」

        说完,玉枝假装要欧打男人似的起了身,千助一直用二根指头当作诊瘵器在诊视着,此时,他已增加到四根指头,把大阴唇完全分开,插入里面,不停地搅动着。

        「啊…讨厌,你欺侮人…啊…呜…呜…我再也受不了了。」「你去看医生时,也是如此使用腰力吗?」

        「嗯!讨厌,已经受不了了,把手拿开…快点…快点进入。」玉枝被剥光的下体彷彿蛇一样扭动着,二片肉正扭来扭去,男人的手指不光是抚摸她的阴门而已,现在更是加快手指的动作。

        而女的则紧紧地抱住男人的脖子,不停地喘息着,不久脖子上的手臂愈抱愈紧,达到极点时,她的双手突然伸向自己的股间,将在自己阴门内搅动的男人的手腕一把抓住,拔了出来。

        并让他的手往上滑,让他爱抚她那震动着,漂亮的肌肤,当手摸到任何一个部位,她都会哈啊哈啊,配合着扭动腰枝,终于忍不了了。

        「亲爱的,快点、快点进入…啊…快点…」她开始哭了出来。

        女人如此娇态,正是千助所想要的,他反而想让她更焦躁不安。

        所以男人反而愈来愈冷静,抓住他那黑黑勃起的阴茎,对準那被淫水大量润 的阴门,轻轻地在玉枝的阴丘上撞了二、三下,但就是不进入阴门中,而且用阴茎在她上面抚弄着。

        她使自己不停地往上举,希望千助能一口气地将阴茎刺入。

        「玉枝,玉枝,如此快感吗?」

        「亲爱的,你好讨厌哦…」

        「为什幺…会如此快感呢?」

        「因为…因为…我已经高潮了…啊…太棒了,如果进入的话会更过瘾。」千助好像似作梦般的心情看着扭动的玉枝,他知道女人的热汁已经大量渗出,而那阴门上的秘肉正不停地收缩着,她早已失去意识了。

        尤其是玉枝拚命地将腰往上挺起,更加快感,这种快感是他从未有过的,它是如此地激烈。

        无论如何玉枝的阴部,对于千助的肉棒,特别喜欢,千助自己再也忍受不住,看着玉枝扭动的腰枝,他一口气将阴茎刺入里面。

        「啊…呜…已经高潮了…」

        在殷切等待阴茎刺入的子宫口,当肉棒刺入的同时,玉枝不由得全身发颤,而发出娇嗔声。

        啾啾啾啾的声音,是男人的肉棒,拚命在玉枝的身上运动所发出来的声音。

        「哈啊哈啊…那个地方好爽…嗯…嗯…」

        她好像在作梦似的,承受那腰部激烈的上下运动,而她所躺的椅子也动了起来。

        千助本来是想激起女人无上的性慾,但渐渐的自己也性慾高涨,全身是汗,遂将他那雄纠纠的阴茎不停地刺入阴门的深处。

        「嗯嗯嗯!」

        呼吸愈来愈急促。

        「我快要死了,啊…简直太棒了…啊…亲爱的怎幺会如此过瘾…整个人彷彿要瘫了一样…啊…」「玉枝…玉枝,和我一起高潮吧!等一下!再等一下好吗?」「快点,我们一起获得高潮。」

        千助也达到高潮边缘,而玉枝更是。

        「啊,你的动作要激烈一点…我已经受不了了…我们一起高潮,快…」她娇嗔的说完,身体像虾子一样地弓了起来。

        「啊!已经受不了了,高潮了!高潮了!」

        她腰弯了起来,而千助也绞尽全身力气在那裂缝中拚命用力。

        「啊…啊…出来了…嗯嗯嗯!」

        好像要刺破子宫那般深入,两人同时大声地呻吟着,肉与肉相挤时,迸出大量地淫水,二人终于平静了下来。

        「啊!亲爱的,真是太过瘾了,我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品 到。」玉枝喘息着看着千助的脸,微笑地说道,而且很满足地抱住他。

        
      Contents